第八五三章 忽悠,接着忽悠

作品:《大周王侯

    海东青做的第一件事便是,下令强迫所有被占领的城池中的青壮年都必须加入青教,发誓效忠圣公,效忠圣教。否则的话,便是异端恶魔,随时有被杀的危险。海东青的意图很明显,以前的传教是自愿加入,现在则需要裹挟更多的人加入青教,自愿是不可能的,只能强迫。所有青教教众,都必须对被抓获的朝廷官员官兵极其家眷进行公开的行刑。哪怕你只是砸上一块石头,便等于你参与杀了一人,你的手上便沾染了鲜血,那么你便再也回不了头了。

    所有被青教攻占的城池都成了人间地狱一般,城中群魔乱舞,很多教徒借机奸.淫掠虐杀人放火,作恶多端。很多教众被情势所迫,加入了杀人放火的行列。虽然他们自己也隐隐意识到这是不对的,但他们已经昏了头,身不由己了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在杀人狂欢的时候,海东青和手下的亲信们制定了方略。他知道,要想不被官兵绞杀,必须早寻出路。既然辽人指望不上,便只能指望自己了。在经过长时间的争论之后,海东青拍板决定,要往西突破,躲避朝廷大军南北夹击的巨大危险。而且速度要快,绝对不能拖泥带水。唯有往西冲出去,抵达西北地广人稀的大片荒凉之地,才可能存活下去。

    方略一定,海东青立刻意识到必须要尽快拿下阳武县,打开西去的通道。海东青当即命孟祥前往京北五县,要他收拢五县的教众,全力攻下阳武县。并且扼守阳武县城。京东西路这边还不能露出风声,否则官兵会提前堵住去路。要吸引大股的官兵来京东西路围剿,这样便可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阳武县往西遁去。而且应天府不能丢,必须依靠应天府坚固的城池抵挡住官兵的进攻,拖延时间。也能鼓舞教众们的士气不散。

    海东青也明白,时间上有些紧迫。朝廷兵马应该会很快出动,孟祥赶到京北五县收拢人手之后再攻阳武,很可能会和官兵正面碰上。所以他给孟祥想出了一个掩人耳目的办法,便是先让东明县的青教教众做出攻打封丘的姿态,吸引从京城北上的朝廷兵马去封丘。之后,才突然猛攻阳武。待朝廷官兵反应过来,却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只要阳武被夺下,便打通了西去的通道。届时自己便可率死忠的护教军逃出生天,去西北开辟一番新天地。到那时便鱼入大海,鸟入长空,朝廷便拿自己毫无办法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秘密的进行,只有海东青和他身边最亲密的人才知道整个计划的内容。那些沉浸在狂欢中的青教教众们可能万万也没想到,他们的圣公在起事之初便已经决定要逃了。而且他们的圣公并没有打算带着他们一起逃,而是要留下许多人作为掩护他逃脱的炮灰。

    一切都按照海东青的估计顺利的进行着。起事之后第二天,便有朝廷大军出动的消息传来。朝廷出兵的速度非常的快,这有些出乎意料。不过海东青并不觉得奇怪。朝廷定是气急败坏的,那个在汴梁城里的皇帝老儿必是寝食难安的,他必是要急于要将自己除之而后快的。

    海东青心里其实挺得意的,放眼大周,有谁能和自己这般,以前在浙东一带搅的朝廷难安,此刻又在京东之地搅动风云,让皇帝老儿气急败坏?怕只有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朝廷大军挺进京东西路的消息送达海东青手中,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摆在了眼前。如何应付朝廷汹汹而来的五万大军?这绝对是个极大的难题。

    在阳武县没有拿下之前,向西的通道没有打通之前,应天府是不能丢的。应天府恰恰是阻挡官兵横扫京东西路的最大的凭借。应天府必须要挺住一段时间,给予孟祥夺取阳武县的时间。同时,大批征缴上来的粮食金银物资人力都需要时间往西北方向转移,这需要大量的时间。所以,应天府不能丢。起码目前绝对不能。

    府衙大堂高高的座位上,海东青终于咳嗽了一声,打破了堂上的寂静,沉声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诸位兄弟,我手里接到的是来自宁陵县分坛送来的加急情报。上面写的什么,很多人怕是已经猜到了。不错,官兵来了。五万禁军已经沿着汴水北岸而下,此刻已经过了襄邑,再有一日便抵宁陵县了。过了宁陵,只需两日时间,便可直扑我应天府城下。本尊数日前便说了,朝廷大军的第一个目标必是我应天府,现在他们来了。甚至比我们想像的更快。诸位兄弟,你们对此可有什么看法么?”

    堂上众人闻言一片惊讶之声,起事到现在尚不足四天,官兵便已经出动了。五万禁军,绝对不容小觑。不过,现在的这些青教的头目们,除了少数之外,绝大多数已经脑子发烫。此刻慢说是五万禁军,便是十万天兵天将要来,他们恐怕也觉得没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有圣公神武,有上天之佑,有我青教十几万护教军,教他们有来无回。圣公下命令吧,如何将官兵全歼于城下,圣公只需说出方略,其余的包在兄弟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兵来将挡,水来土屯,五万官兵怎敢和我十几万护教军相抗衡。他们敢踏入我们的地盘半步,管教他们有来无回,管杀不管埋。”

    几名护教和护法举着拳头扯着嗓子大声叫嚷道。脖子上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老高,情绪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海东青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。他需要这种狂热的情绪,但此刻他却又并不希望他们没有脑子。全部都是这般无知且愚昧的话,那这仗也没法打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,听我一言。这回是两军交战,不是儿戏。虽然我护教军有圣公坐镇,有神功护体,但是和朝廷最精锐的禁军交战,却还是需要谋划一番的。我教众和邪魔外道交战,自然是我们获胜,因为邪不压正,我方必胜。但是邪魔外道也是有本事的,有时候本事还不小。如何能以最小的代价击败他们,而无需让更多的兄弟姐妹丢掉性命,这是需要斟酌的。固然我青教兄弟姐妹便是丢了性命也是会被接引至云霄圣殿的,但是你们倘若一个个都去云霄圣殿了,人间的事谁来替圣公分忧?能迟点去总是要迟点去的。”宋铣出列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送护教所言甚是,咱们这仗,还是应该按照正常的谋划去打。不要掉以轻心。关键时候,圣公自会请圣殿神灵前来相助,但在此之前,却需要我们自己来。诸位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的好。”另一名亲信护教附和道。

    海东青哈哈一笑,朗声道:“是啊,宋兄弟和施兄弟说的不错。昨晚我得天主托梦,告知本尊,此次我青教需的渡过此劫难,方可算修的圆满,得诸天神灵的全力协助。也就是说,此次守卫应天府,需要我们自己的力量。之后方可得众神认可。所以,诸位可不要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这一次要靠我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啊?要靠我们自己么?那可得好好的谋划。”众人纷纷道。

    海东青摆摆手道:“诸位不用担心,此战本尊是有绝对把握的。正如你们所言,我青教现在有强大的护教军,朝廷禁军虽然强大,但又能如何?一来,我有精锐天龙护教军三万,有左右白虎护教军两万,这便是我们的五万精锐了。在加上应天府中四五万本教兄弟姐妹的协助。再有应天府的铜墙铁壁,那五万禁军我们是绝对不怕的。本尊唯一担心的是,你们没有做好准备。本尊现在对城里的情形很是担心,现在城里乱的很,很多人乘浑水摸鱼,杀人放火奸.淫捋掠,坏我青教名声。借我青教之名行不轨之事。所以这一切必须要停止了。我不希望外边是官兵攻城,城里的那些百姓也跟着闹起来里应外合。你们回去都给我约束手下,这两日必须平息下来。倘若还有不听的,你们可以杀一些闹得厉害的。对于这些叛教不遵号令之人,我青教是不能容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称是。圣公的担心不是多余的。虽然圣公之前的命令有纵容之意,但是现在朝廷大军将至,城里必须要平复下来,不能再乱了。这几日已经有人开始有组织的对抗青教教徒在城里的所为。昨晚,位于清水街的三家镖局联手,鼓动了数百百姓反抗,竟然杀了上百教众,着实让人担心。虽然最后被尽数扑杀,但却引起了很多人的担心。应天府有百姓数十万,青教教众不过十之一二,大多数都是不肯入青教的。倘若逼急了,他们都闹了起来,那岂非要窝里开花了。

    “城中的局面要快速稳定下来,稍后本尊将会贴出安民告示,慰藉民心,让百姓们安稳下来。与此同时,你们要做好备战的准备。各位要各司其职,要在朝廷大军抵达之前,加固好城墙的薄弱之处,护城河不深的要挖掘淤泥拓宽拓深。滚木礌石滚油什么的都要准备好搬上城墙。箭弩兵器都要准备周全。总而言之,所有战前的准备都要积极的做起来。要向教众兄弟姐妹们宣讲,要他们积极参与守城。关键时候,哪怕是用人堵住缺口,也不能让官兵攻进来。明白么?”海东青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圣公放心,属下等都明白。属下等必按照圣公部署去做。圣公至大,无往不利!”众人齐声喝道。

    海东青点头道:“好,这便是本尊今日叫你们来的意思,你们现在都明白了本尊的想法了,也知道此战之重大了。能否在圣殿的功劳簿上记上大功,能否将来配享尊位,便看这一战了。”